白枝Rcloter

大家好,这里是渣渣画手一个,
现在正在第五人格杰佣、all佣坑中,
他们超级好!!!
是个佣吹√也是个偏激的佣吹哦!
我永远喜欢刺客!!!
他就是世界的瑰宝!!!!

我!也是个有金纹的满配杰克了!!
       金纹+手杖+拜访=钓刺【佣兵】客的几率会不会变大
       出了金纹,就碰上了野生的!刺客!!
        遇见了怎么能不干点事呢~
另:地图好给力哦,地下室角落疯狂吸!!我超喜欢刺客!!最好的都给他!

试图画一只悄咪咪偷偷哭的刺客草稿,白纹并还没有画出来_(- w -`_)⌒)_

小声bb:那是因为还没有考虑到画在哪

       瞎画混更,上色的是自家孩子,另一张是雷总,准备成废人了【瘫】

今晚终于遇见了小奈布,还是个刺客小奈布,杰生圆满了【捂心口】
———————一发完———————      
       今天依旧坐在等待席后面的椅子上,双腿交叉摆弄着自己液体般的触手,无所事事的等待着一同参加游戏的求生者。
      
       看着逐渐入座的四位求生者,不得不感叹一声:看来这一次要一败涂地了。看着求生者佣兵、园丁、魔术师、祭司的阵营不禁头痛起来。看来不放水是不行了,暗自感叹一句。
     
      随着玻璃破碎的声响,一阵晕眩过后便传送到了游戏场地。看着四周的环境不禁皱了皱眉,便走向一块废墟板区,看见了祭司小姐。但是我的目标并不是她,随后转移方向,走向了雾区。
      
       刚踏进雾区,便看见了求生者的脚印。跟随着脚印发现了魔术师先生,但是我也直接无视了他,找到了平时很能皮的小佣兵。
      
        我静静的站着,看着他在我周边转圈,心情甚好的在他面前涂了个鸦。而他也很理解的向我涂鸦以示友好,我看着小先生的举动,高兴的继续哼着四小天鹅,跟在他的身后。
      
       静静的看着他解完一台电机,依旧不急不慢的跟在他身后散步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看着系统显示的提示,并没有管它。看着他和队友一起解最后的一台电机,心里不禁觉得有点儿失落。
      
       随着最后的一台电机终于破译完成,双眼闪现一缕红光,手起刀落的给了小佣兵一刀斩。虽然我知道这样会牵扯到他的旧伤,但此时此刻我只想静静的抱一抱他。
      
       抱着安安分分的他走向已经被队友打开了的大门,不禁有点舍不得放手,但我并不能剥夺他的自由。苦涩的在他额头落下一吻,便看着他从我怀里挣扎下来,与队友一起逃生、远离这里,心里苦笑起来。
      
       我敬爱的小先生,希望我们下次能够再次相遇。
      

  
      【用了杰克的第一人称,好像感觉特别怪怪的,第一次写这种,希望各位喜欢♥】

交,交党费来了
     四哭着要抱抱的奶布【划掉】奈布
【杰克不会画,也不知道怎么画,就,就,就当是隐身的吧(ni)】

是私设【大概?】
是教父黑安X失落的天使雷
打算画漫画用的【√】
估计要肝爆【跃跃欲试】

狮狮生快!!感谢安哥提供的领带和衬衣,是男友衬衣♡【根本就看不见好吧】

欧买噶,差点就忘了今天是阿言生日,祝阿言生快!【妈耶,终于赶上了,拿来混更】

啊,交个党费,表示他们非常好!他们非常可爱QwQ
四狼安和雷猫!

【安雷】病娇三十题(贰)

②偶遇(快要不会起题目了)
       
       
        距离新生典礼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安迷修的脑海里一直徘徊着一双充满了星辰大海的紫色眼睛,扰乱这安迷修的思路,使得安迷修都不能好好的上课。
        
        面对这种现状,安迷修不得不感叹一句雷狮的眼睛太有魅力了。就在他刚感叹完后,一抹白色的影子就闯进了安迷修的视线范围,他肯定的想那就是雷狮的头巾,于是便想向前与他打声招呼。
       
        但是,这时却看见了几个人陪在雷狮的身边,心想:糟了,心情有点差了。于是,安迷修也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雷狮与那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走过拐角弯,彻底的从自己眼前消失。
       
        他看着雷狮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后,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不甘心的向旁边的墙狠狠地砸了一拳上去,但,疼痛并没有影响到他,反而让他不禁意识到,雷狮太受欢迎了,应该把他给锁起来,让他呆在自己为他制作的笼子里,让他只能注视着自己。
       
        但是,安迷修并不是一个心急的人,反而是一个忍耐性特别好的人,好到让人不得不感叹的地步。他想着或许自己应该可以先设定好计划,让猎物自己慢慢的,一步步走进自己的圈套里。想着想着,安迷修便笑了起来,一边扶着脸,一边扬起头来,看着窗外的阳光心情瞬间变好了起来,心想着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而雷狮则是和他刚组建的雷狮海盗团的团员一起去小店,恍惚间让他不禁颤抖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后劲,抬起眼看了看阳光,皱着眉心想这不知道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人敢想算计自己。他眯了眯双眼,随后却又舒展开来,嘴角上扬的想着反正再怎么想算计我,也得想想自己承受得了后果不。
       
小剧场:
      
安哥:啊,什么时候才到后面啊(黑着脸)
       
雷狮:切,你就那么心急?(挑眉)
       
安哥:是,我就是不想让别人看着你,你是我的(黑着脸眯着眼睛盯着雷狮看)
      
雷狮:。。。。。。(皱着眉看着他但并没有说话)